“人往人堆,银往银堆” 财团是怎样的一个潭?

http://www.zjsr.com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这是冬天里的一个雪球,雪越大,球越大,速度更快,力量更大;这也是一个水库,雨水多多也可容,只求发电越多越好,一夜之间,知名度如城市的霓虹灯一排排亮了,从此人们记住了“财团”这两个字。

  财团虽然不是中瑞发明的,但中瑞第一个将“财团”这面旗帜插在中国经济领域,为“无中生有”、“见缝插针”的温州模式平添了一个神话。俗话说:“人往人堆,银往银堆”,中瑞的9大股东和中驰的7大股东,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这些人拿着很多的钱干一个人或一家企业干不了的事。

  财团在西方已经存在了近百年,一般是指市场经济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以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为核心,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紧密结合起来的大型企业集团。按照这个逻辑,在现行中国金融体制下无法正儿八经涉足金融领域的中瑞财团或中驰财团,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团,它的玩法没有老师,多少有点随心所欲,也因此少了条条框框的束缚,似乎就像蹦迪一样轻松。其实不然,记得农村有这样一个简单的游戏,懵懂的小孩子总是喜欢自己摊开双手闭着眼睛一圈一圈地转,许多孩子不晓得自己的头已经晕了,还在那里团团转,结果我们发现小孩子摔倒了,哭了。是呀,没有规则不成方圆,第一个吃螃蟹的往往付出的代价是最大的,何况一切只能是雾里看花。所以说,财团是一个潭,不知深浅。如今,也有半年时间了,就像小学一年级第一个学期的学生一样,有不少的疑问需要解答,包括社会和经济界的疑惑。

  诞生前是一个模糊的潭

  中瑞财团控股公司的股东包括神力集团、奥康集团、法派集团等九家来自不同行业的温州当地企业。中驰财团投资有限公司由长城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华通机电集团有限公司、民扬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永固金具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福达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东新密封有限公司和乐清柳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七家知名企业强强联合、共同发起组建。中瑞、中驰两财团都诞生于2004年5月,几乎同时成立,注册资本分别为5580万元和1亿元,从此拉开了温州民营企业的新向往。

  其实,早在它们之前温州就有类似的投资公司存在———为了同一个目标几家公司走在一起,共同运作大家感兴趣的事。为什么直到中瑞、中驰才想到以财团来命名呢?中驰一位股东的回答很朴实:其实,我们只是想原来已经都是集团公司了,必须要有一个比集团更有威力的名称才能盖得住。相对而言,中瑞善于驾驭新生事物,该财团新闻发言人王振滔说:财团在国内是首创,而且是温州模式的突破,愿意为家族或散沙式的温州企业现状提个醒或做个身体力行者。从表面上看,似乎多了一份社会使命感。反正是更多的人做更大的事,做与过去有点不同的事。

  温州式的财团,旁观者未必能弄清楚。“中瑞的未来是搭建一个庞大的金融平台,金融是我们的一个目标。”王振滔曾经这么回答记者提问。专家认为他们的意图是通过打造一个透明的上市公司以及非上市公司组成的产业群,最终真正进入金融领域,完成企业王国的建造。早在中瑞财团成立前,财团中的4家股东就有意向筹建温州一家民营银行。中驰财团也流露出淡淡的意向:致力于公共设施、现代物流、高新技术、房地产、文化产业、交通能源开发及国企兼并重组等项目,以投融资、兼并、收购等多种资本运营方式来发展壮大财团。其实,在政策和法律不许可涉足金融时,财团在某种意义上说还是挂羊头卖狗肉,在模糊了财团的定义的同时,也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难怪当时就有人议论:什么财团,还不是个更大的炒房团?因为财团的股东都少不了房地产的老总,而且房地产确实也是重头戏之一。特别是中瑞以15亿元一举拿下温州市区一地块时,说法就更多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办企业的目的很简单,只要有利可图,怎能袖手旁观呢?这一点既不模糊,也不含糊。

  运作时是一个磨合的潭

  万事开头难,刚刚起步时,财团内部的磨合可能比去做的事情更要紧。

  股东的组成方式决定了其微妙性,中瑞的9大股东开始计划股份时有大小之分,后来考虑决策的公平和公正就改变了,在重大决策上基本实行一票否决制。然而,中瑞的9大股东都是天上的九头鸟,每一家企业都有割据一方的明星相,每一个企业家都是很有思想的,假如力不往一处使,那就是9个方向了。据了解,原先定下来股东开会迟到1分钟就要罚款1000元,可有人迟到了几分钟就是不拿钱,大家也没有办法,结果出现有人迟到一两个小时的现象。

  中驰就像一只大螃蟹,前面是两个大而有力的钳子,稳定方向,那就是股份各占25%的长城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和华通机电集团有限公司,其他5家各占10%。股东之一的乐清柳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财团的执行总裁陈浩说,原因是长城和华通老板的影响力和企业的实力都突出得多,这是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的。一般情况下,长城和华通两家通气后,在董事会上很快会有定局,效率较高。与中瑞不同的是,他们7个人原来就是好朋友,都在乐清柳市创业,在沟通和理解上很容易。当然,人情味是不能过多带到财团的,陈浩也表示都是按照公司规章制度运行的。

  让人揪心的是,两家财团的CEO(首席执行官)同时水土不服在短短的几个月后就走了,留下的是一串遗憾和疑问。想当初万金求骏马成为佳话,如今却是分道扬镳的结局,这到底怪谁呢?中瑞的解释是在试用期阶段,双方的理念和价值观不同而友好分手,有消息称,CEO杨新泉出走的原因是权力的问题,如财务的审批权等。陈浩说,原来中驰打算实行两权完全分离,经过半年的实际运行,发现股权和经营权彻底分离是不行的。原来请的执行总裁(相当于常务副总裁)是总裁请过来的,董事会还没有审批,可是他却要求的权力很大,什么都可以说了算是不现实的,因为上面还有总裁和董事会。

  股东与股东,股东与职业经理人,友情与制度等等的磨合不能不说是成长的烦恼,发展中的问题也只有在发展中解决,这一路也许很漫长,但只要认真客观地对待,就没什么可怕的。

  试水后是一个探索的潭

  泰顺抽水蓄能电站、温州鹿城环保污水处理工程与法国欧尚集团的合作项目……早在去年,温州市政府就提出了打造“百亿重点工程”,把以往一些国家垄断项目向民间资本放开。中瑞财团在地方乃至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中的投资简直是快意人生。更为惹眼的是与工行温州市分行、农行温州市分行、建行温州市分行签下了战略合作协议,同时还与深圳发展银行签下了10亿元的授信协议。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双方是非常紧密的关系,一旦中瑞财团有了项目,银行就会同步跟进。”中瑞财团股东之一、远洋眼镜董事长叶子健这么说。

  以金融为核心,以资本为纽带,以实业为基础,这是中瑞宣扬的核心理念。而无论从签约的项目、到场的专家还是中瑞财团管理层人员的构成,不难窥出其中的金融投资野心。他们迫切想为自己正名,成为名副其实的财团。

  中驰相对沉默多了,目前有几个中长期投资超10亿元的项目正在秘密进行,包括某大型城市的温州商贸城等,由于投资的机密,暂时还不能公开。对于还不能允许进入的金融业,没有很多的想法,仅仅有意识而已,也不想守株待兔,更不愿意画饼充饥或在一棵树上吊死。

  事实上是一个神秘的潭

  20多年前,在温州的农村非常流行“斗饿吃”。因为那时大家都很穷,吃不饱,嘴馋了,几个朋友就商量你出粉干我出肉他出柴禾的方式吃一顿美味。那么,这些有钱有产业的企业家何苦要搞一个财团呢?他们是不是饿了,于是就和饥饿做斗争,来一个消失多年的“斗饿吃”法呢?

  在神秘的光环下,我们只能推测面纱后面的真相。

  众所周知,传统产业显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多元化风起云涌,要想跳出那条胡同,必须要有一个新的目标,于是,想法一样、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人就坐到一起了。可是,为什么不做一个孤胆英雄呢?

  一个巴掌拍不响。虽然企业名声在外,可是和跨国企业相比,只能是一个蚂蚁而已。现在拓展的项目一般都是大项目,譬如拔河比赛,你一个人的实力对手可以把你当灯笼来提,是一个团体就不一样了,尤其在国内,你可以把对手当灯笼来提。何况,人的名,树的影,财团的品牌效应不是单个企业可以匹敌的,大树底下好乘凉,也容易吸收更多的阳光雨露,人才的集聚和政策的倾斜,好处是明显的。有人也许会问:他们有的是钱,还赚个不休为什么?

  拿私心来说,为了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活着就是为了做更多的惊天动地的事。当然,无论是神力的郑胜涛还是长城的叶祥尧等,他们都有一份沉甸甸的社会使命感,包括振兴民族产业的朴素思想。

  值得一提的是,财团的横空出世,再一次印证了敢为天下先的温州精神。目前或许今后几年,财团都还是处于探索阶段,走着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王振滔坦率地说:无论成败都是宝贵经验,失败了可以告诉人们不要走弯路,成功了可以跟着我们走。从这一初衷而言,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成败论应该搁置一边。

  “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向资本密集型产业,实业和金融将是民企发展的核心。”一向关注温州民企发展的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坚定地说。

  社科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陈乃醒认为中瑞财团的成立凸显出一个信号:温州企业已从单纯的产品经济转向金融经济,温州经济有望从此走上一个新的台阶。当然,这个转型过程中,对温州传统的管理制度、经营体制及温州企业家的经营理念都是一个考验。

  所以,财团的梦想和超越不是孤立的,它是和一个叫温州的城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它的一笑一哭都会牵动更多人的神经。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汤海鹏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浙江车商共谋产业链化生存
·《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台州还能托起第二个“汽车狂人”吗?
·送上门的商机 新疆棉企的绣球为何没人接?
·盛大拐弯 陈天桥攀登第二座山?
·建德引资绿卡引争议 500万享受豁免?
·长三角如何应对印度引资新政?
·"浙江制造"要上天 民企造飞机究竟能飞多远?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杭州规划商贸新局 大量专业市场外移
·索尼效益不景气高层换马 找老外当掌门换手气
·服役沃尔玛28年库格林涉嫌财务丑闻提前离职
· 胡晓炼接棒外管局  应对热钱赌人民币升值
·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师称中国经济会再度过热
·国家拟投千亿升级乡村公路 5万村仍不通公路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