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还是G4仰或G20 进入富国俱乐部路径选择

http://www.zjsr.com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10月第一天,中国迈入了世界顶级经济俱乐部的大门——中国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和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晚宴上与西方七国集团(G7)同行会晤,讨论一系列影响全球经济发展的重大议题。美国财政部主管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泰勒(John Taylor)称,这次两位中国财经高官到会是“一件有历史意义的首创”。观察家们认为这一消息的标志性意义在于,这很可能是中国加入G7的第一步。中国将从G7的“稀客”,转变为这个“富国俱乐部”的正式会员。

  实际上,早在10年前,1994年西方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在日本召开,负责会议事务的日本外务省审议官小和田横就提出邀请中国参加。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当时的回应是“那是富国俱乐部,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不去”。历史上曾经与此相类似的是,1971年在联合国恢复中国合法席位后,关贸总协定对中国虚位以待,但中国也以类似理由拒绝了。

  如今对外资和消费的依赖都使中国越来越靠近那些更富裕的国家。与前几年刻意保持距离的做法相比,中国政府这次表示了更加愿意合作的态度,也让人们开始猜测,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加入这个世界经济大国俱乐部了。俄罗斯经常参加扩大了的G8首脑会议,主要原因是俄罗斯在政治方面的重要力量。但对中国敞开大门,将是对中国经济实力的一个明显认可。

  “G7现在的位置很尴尬,有越来越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控制的范围。”高盛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奥内尔(Jim O’Neill)说,“G7的会员们已经认识到,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要实现他们的目标,他们所代表的国家是多么的有限。”

  “中国经济重要性的凸现,令西方主要工业国家不得不重新审视中国作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地位。特别是在产业调整和讨论贸易摩擦问题时,他们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如果没有中国参与,许多重大的国际经济事务根本无法决定。即使决定了,没有中国的合作也实施不了。正是基于上述认识,七国集团以各种形式加大了与中国沟通与协调的力度。”日本野村资本市场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关志雄说。

  自70年代以来,七国集团就一直主导着世界经济和货币政策的走向。经贸关系专家、中华美国学会常务理事周世俭认为,联合国安理会是政治安理会,西方七国集团则有点像“经济安理会”。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应该参加。但是,俱乐部越“豪华”,其“会费”也就愈高昂。七大工业国的出发点绝非要做某种毫无实质意义的政治秀,而是希望寻求中国的合作,把中国的经济政策和人民币汇率机制纳入到全球协调范围内。

  “美国十分希望能在这个多边体制内解决一些诸如 美元与人民币汇率之类与中国的双边问题。”曾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杰弗里.谢弗(Jeffrey Shafer)说,“加入G7可能会在债务等问题上承担一些新的责任,但也能给中国提供更多机会。对中国而言,在G7内可享有对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的更多发言权,从而为未来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打下长期稳定的基础。”谢弗认为,中国加入后的G7不应再被看作是“富国俱乐部”,而是一个“强国俱乐部”,也就是对世界经济和金融能够产生足够影响的国家的多边协商新机制。

  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显示出多少愿意正式加入G7的意向。

  “我想澄清一个概念,中国与西方七国财长央行行长对话,并不意味着中国将加入七国集团,而是中国和七国加强在国际经济政策方面的沟通和合作。虽然去年中国的GDP在全球排第七位,但人均GDP却排在第111位,仅相当于美国的1/35。因此,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依然面临繁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任务。”中国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公开表示。金人庆指出这次中国接受G7邀请,是希望通过对话这种形式,促进不同发展阶段国家之间的平等合作。中国希望通过7+1非正式对话向西方七国介绍中国的发展政策,阐述中国对国际经济问题的主张,增进相互了解和沟通,增强发展中国家对国际经济事务的参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何帆认为,在目前情况下,G20仍然是中国和G7之间交往的一个缓冲地带,应该充分利用G20,加强和发展中国家的协调,加强和发达国家的沟通。尤其是应该加强和其他发展中大国的合作。

  有观察家认为,G7影响力的减弱正好提升了G20的位置,除了发达国家外,G20代表了更多经济正在快速发展的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G20代表了全世界2/3的人口、全球生产总值的90%,以及80%的国际贸易额。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也认识到,为了保持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不能不顾及新兴市场国家。在这种考虑下,G7才成立了一个G20,里面既有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发达国家,作为G7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的一个辅助机构。

  “明年G20会议将在中国召开,这就显示一个信号,随着形势发展,G7已经有点落后于现在的形势。”何帆说,“是否可以考虑倡议建立G7+3财政部长会议,即G7加上中国、印度和巴西。这样可以弥补G20中成员过多造成交易成本过高的缺陷,也有助于弥补G7+1机制中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处于少数派的缺陷。”

  这时候,外设一个“G4”的概念又被专家学者们提出,这个G4将包括中国、美国、日本和一个欧元区代表,理想中这将是一个更核心、更具可操作性的磋商机制,讨论内容将远远超出G7的磋商范围。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周一凡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浙江车商共谋产业链化生存
·《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台州还能托起第二个“汽车狂人”吗?
·送上门的商机 新疆棉企的绣球为何没人接?
·盛大拐弯 陈天桥攀登第二座山?
·建德引资绿卡引争议 500万享受豁免?
·长三角如何应对印度引资新政?
·"浙江制造"要上天 民企造飞机究竟能飞多远?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杭州规划商贸新局 大量专业市场外移
·索尼效益不景气高层换马 找老外当掌门换手气
·服役沃尔玛28年库格林涉嫌财务丑闻提前离职
· 胡晓炼接棒外管局  应对热钱赌人民币升值
·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师称中国经济会再度过热
·国家拟投千亿升级乡村公路 5万村仍不通公路
 热点专题